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肖远显然是没有料到厉云惜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这么偏僻,可不是厉云惜会出现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是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厉云惜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因为天有点黑了,所以肖远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才确定这是厉云惜,不然肖远还会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厉云惜很不明白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事我全都看到了,你为什么要和那些人在一起,而且这件事如果被学校知道了,对你自己的形象也不好。这种事情可大可小,万一学校处罚你,你能不能顺利毕业都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肖远皱着眉头,好像对厉云惜的询问很不满。

    而且厉云惜好像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“这跟你没有关系,我的事你少管。”

    肖远丢下一句话就想走。

    厉云惜站在肖远面前,堵住他的路。

    这条小路本来就不宽,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走。

    现在厉云惜把路堵住了,肖远想过也过不去。

    而且他一直又是个绅士的人,这也和国内从小的品德教育有关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不会动手推厉云惜。

    厉云惜才不管肖远的脸色有多难看,反正天快黑了她就当作看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她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肖远越陷越深的。

    肖远明明有大好的前程,却偏偏自己要去跟那些人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嘛。

    厉云惜一定要把他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他毫不犹豫的救了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厉云惜一直记着肖远当初像天神一样出现在那个仓库里。

    给了快绝望的厉云惜希望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,不管怎么样,都要阻止肖远继续沉沦。

    如果她看着肖远这样自暴自弃而不管的话。

    厉云惜一辈子都会后悔的。

    “肖远,你不能再执迷不悟了,你跟他们混在一起,对你自己没有好处的。你现在还这么年轻,而且又这么聪明有天赋。你应该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,而不是现在就这样放弃。”

    厉云惜又给肖远说了一堆大道理。

    想要让肖远从泥潭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都快变成一个苦心想要劝学生的老师了。

    高考之前,学校里的老师可不就是这样劝学生的嘛。

    虽然厉云惜也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啰嗦。

    但是肖远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,所以厉云惜也是想到什么道理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总之她希望自己能够说动肖远,让肖远不要再跟这些人来往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回国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没有什么值得让你自己自暴自弃,从而毁掉自己的人生。你不是跟我说过你的人生规划吗,你的梦想都还没有实现。我记得你跟我说,你的未来的时候,你的脸上是神采奕奕的,可是你看现在你成什么样子了?”

    肖远双手插在口袋里,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厉云惜。

    这也是肖远第一次看到话这么多的厉云惜。

    他以前怎么还会产生厉云惜话少的错觉呢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厉云惜根本就是个话唠嘛。

    “你整天跟那些小混混在一起,你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,喝酒抽烟,打架吗?”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