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矩阵游戏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莫宸的右手之中,寄宿着源自另一个世界的规则,这让他掌握了死亡的力量。

    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么一个变化,莫宸才会决定将事情做绝,毕竟在这之前他其实缺乏灵活控制他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特瑞西·威廉姆斯虽然连直系血亲的后代都没有,因此更加没有其他的大财团的高层那样的问题,那就是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家族,各种立场关系盘根错节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……才是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,不管对谁下手都好,都很容易会出现问题或者说会被人发现问题。

    从而有很大可能引发一连串的不必要的风波。

    只不过凡事都是有利有弊,天下间没有说一件事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,世上的所有事物都具备两面性,有好的自然也会有不好的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特瑞西尽管更加容易控制,但是也正因为他孤身寡人一个,作为某个庞大的财团的绝对核心,很多事情都需要他的目光和果决来做出裁断。

    即使他在崛起的过程之中,在打拼下那么大的一副身家的时候,几乎无恶不作,几乎无所不为——

    不但在完成原始积累的时候满手血腥,而在之后同样也宛若是一只没有人性的禽兽。

    杀人放火、毁尸灭迹、欺行霸市、走私贩毒……法律禁止什么他就做什么,什么领域的利益最大他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完完全全就是十恶不赦的人渣。

    但是即使是这样,也不可否认他的确是拥有比绝大部分普通人更为优秀的资质。例如说精准狠辣的目光,敢想敢做敢赌的自信,还有可以从诸多错综复杂的海量信息之中捕捉到机会的睿智判断力……

    没错,老家伙的确拥有智慧,而且财团的大权尽系于他一身,没有被架空,自然也不会发生旁落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脑子精神什么的一旦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就算是不被其他人发现真相之类的事情,也很容易导致他名下的财团本身出现分崩离析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毕竟莫宸之前甚至是现在所掌握的精神控制能力,其本身的性质都只不过是强制性的操纵,尽管植入暗示、催眠什么的他也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就在于后者的优点在于润物细无声的改变,在进行明显干涉的效力方面,则是并不足够强大。一些意志坚强的人,都可以进行有效的对抗——

    这可不像是给坚忍号船员植入相应的暗示,固化精神机制那么简单轻松,尽管原理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抵抗与不抵抗的区别相差甚大,而且轻微抵触但是半信半疑的态度也要比强烈抗拒的态度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不说,就算是现在都好,如果克劳馥小姐强烈抵触那些已经固化了的精神机制,那么在几次之后也会破坏掉植入到她意识之中的精神暗示……

    简而言之就是如果受术者不主动对抗的话,精神暗示的效力就可以最大化的发挥出来,并且长久存在……

    但如果植入的按暗示本身就与受术者的想法念头相悖的话,那么在对抗之中就很快的会被消磨掉……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因为莫宸本人并没有曲灵那种进阶天赋,因此在影响、干涉心灵的造诣方面还是有诸多限制的,想要强行控制他人做出不愿意的事情,只有两种方法可以选择。

    一种就是他自己时刻在受术者的身边,维持着幻术的影响,持续保持直接控制的力度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就算是造诣再怎么差距都好,普通人也是无法反抗的,毕竟精神力的底子差距摆在哪里。

    第二种就是不能够时刻跟在受术者的身边,维持幻术对于受术者的思维感想的影响与干涉的情况下,却还有必要控制受术者的唯一选择了。

    那就需要强制性给对方套上精神枷锁,打上比精神暗示更进一步的思维钢印。

    但是那样的话,有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那就是对受术者的精神层面所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,他们将会丧失思维的灵动性,也很难再保持名为自我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行事风格将会变得很僵硬,只懂得按照指令行事,如果没有指令或者是指令没有涉及到的东西,他们就不会做出应对了……

    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有问题的啊,真要是那么做的了,保准不需要两天的时间,特瑞西的问题就要暴露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之前,莫宸一直都没有将强行控制对方的选项作为可能性的参考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右手的死亡力量却让他重新看到了这个选项的可能性与可行性。

    没错啊,又不一定说控制就只能够靠心灵力量,直接将老家伙炼成一个高级亡灵不是更好吗?在原来的记忆基础上生出新的意识,在原来的人格的基础上伪装出原来的作风……

    除了能够保留智慧之外,就连忠诚度方面也可以确保。

    毕竟是莫宸亲手进行转化的,除非有比他所掌握的等级更高的死亡力量干涉了进来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来说,老家伙也不算是就这么死去了,也可以说是转化成了另外一种存在形式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到底是意识形态被强行扭转了过来,还是原来的意识死去,新的意识占据了身体重新出现取代了“特瑞西”这个人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这个问题,似乎有着很值得商榷的意义。

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