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听到小孔雀的声音,余浅薰脑子一下短路了。那个宫炫默不是说晚宴之后才送女儿回来的吗?怎么提前回来了?

    难不成怕她过于担忧,才送过来的吗?这样想着,他倒算是个好人了……

    许韧总体来说还算有教养,不动声色的松开小薰,单手插在兜里,看向电梯。

    猛然对上一双高傲冷厉的眼眸,他倒吸了一口冷气,“宫炫默?”

    宫炫默没搭理他,而是优雅的迈出电梯,把小孔雀递给小薰,善意的提醒她,“都两个孩子的妈了,应该以身作则,如果实在忍不住想亲,至少不要在公共场合。”

    谁忍不住想亲了?小薰红着脸接住女儿,一颗心砰砰乱跳,眼神躲闪不敢直视面前这个高贵的男子,只稍微低头示意,抱着孩子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和先前在电话里不同,眼前的宫炫默成熟稳重,温润如玉,一言一行都透着正气,确实不像个恋童癖。

    小薰脸上像火烧,为之前自己的龌龊想法感到羞耻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还没说再见呢,你不能走哦。”小孔雀下巴抵在母亲的肩头,向宫炫默招着小手,“等和客人说好话,就快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宫炫默答应女儿,抬手向她挥了一下,目送母女俩进去。

    宫炫默足足比许韧高出一个头,衣着奢贵,容颜如琢,卓越优秀的气场和风度,瞬间让周围的一切失去光彩,包括许韧这位准副市长。

    要放在以前,许韧也许会在宫炫默面前自惭形秽,但自己现在可是要做代理市长的人了,地位自然水涨船高,也无所畏惧了。

    “默哥,你还认识我吗?”许韧从兜里掏出香烟,客气的递上来,“上次你订婚,我和家母以及长兄有幸参加,那时我是一次见你。”

    宫炫默转眸看向他,赏脸的接过香烟,但没有抽,“都是自家兄弟,怎么可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而且,如果他愿意,他们分分钟成为上下级关系。

    许韧又恭维寒暄一番,突然话题一转,“忘了和你介绍,刚抱孩子进去的女人,是我的未婚妻余浅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宫炫默目光幽邃带着一丝浅笑,“听说你小时有个童养媳,就是她吧?”

    闻言许韧好像被咬了一口,心里咯噔一沉,这种事怎么会传到宫炫默的耳里?

    连宫炫默这种不爱八卦的人,也知道了童养媳的事,那么自己的污点和黑历史不是人尽皆知了吗?

    见许韧自乱了阵脚,宫炫默微微低头靠近他的耳侧,“我们都是一家人,这个秘密我会替你保守的。但你自己也要稳住,不要说漏嘴了,否则不光影响你自己的前程,连家人都会被连累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站直了身子,温雅一笑,沉稳大气,却又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许韧眼里有慌乱一闪而过,脸色又苍白了不少,宫炫默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为什么一句关切的话,从宫炫默嘴里说出来却暗藏锋芒,带着警告的意味?虽然他的语气,自始至终都是温和宽容的。

    “孩子在等我,我先过去,下次一起聚聚。”宫炫默拍了拍许韧的肩膀,把对兄弟的关心发挥的淋漓尽致,却无形中霸气侧漏,话里话外带着不容忽视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许韧盯着宫炫默的背影,直到他进了病房,依然没挪动脚步,心里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难道宫炫默在警告他不要接近小薰吗?也就是说他也看上小薰了?真特么的滑稽,你喜欢了,我就得让给你?

    许韧抬手摁了摁发疼的脑壳,抬步了电梯,完全没意识到,自己这后知后觉的反应,一辈子也只做秘书的命,至于市长一职,还是不要宵想的好。

    就如余浅薰,任凭他再喜欢,再有优先权,再胡折腾,也只是一个匆匆过客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