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难道写一个幼儿园小朋友拥有特异功能,已经把六个绑匪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鬼才会信!

    “粑粑,你一定要来看我呀!宝宝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吃完炸鸡,宝儿还舍不得离开项少龙,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,用期盼的眼神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去看你,放心。”

    项少龙拍拍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拉钩!”

    小可爱对着项少龙伸出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拉钩?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无语的项少龙也伸出小拇指,一大一小的手指勾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变了就是猪八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大人都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慕容雨有些幽怨的眼神,直勾勾的看着项少龙,温柔似水:

    “龙哥,谢谢你……要是没有你,我和宝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是我们拖累了你。这辈子,我不配,下辈子让我做牛做马报答你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项少龙只能轻咳几声,掩饰一下尴尬,慕容雨这话说得让他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军刀和那两个炎龙队员都鸡贼的很,一起两眼望天,好像根本就没听到慕容雨刚才说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三个心里都在嘀咕,果然无风不浪,这对母女和老大还真有那么一点“特殊”关系。

    “别说什么下辈子报答的傻话,我们是好朋友嘛,快回去吧,老站在这里累。”

    项少龙连忙挥挥手,让几个手下送慕容雨母女回老树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慕容雨轻轻答应一声,漂亮的脸蛋上有点苍白。

    她抱着宝儿,有些失魂落魄的上了宝马房车,心里莫名觉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从项少龙刻意保持距离的态度,聪明的慕容雨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希望。也许,他只是看在宝儿的面子上,才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粑粑,再见!记得来看我呀!”

    宝儿朝着项少龙拼命的挥手,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,粉粉的小嘴巴已经开始瘪了。

    而项少龙,站在街边的榕树下,清澈的眼眸中闪亮,微笑着朝她们挥手。

    车里的慕容雨,摸摸崭新豪华的宝马房车,看看对项少龙异常恭敬的军刀等人,她的心灵深处越来越冰冷。

    这辈子,自己终究是配不上他……也只有像月瑶那样完美的女神,才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……

    两滴清泪从慕容雨眼眶中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宝马房车启动了,驶离医院,项少龙的身影抛在车后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粑粑!”

    宝儿依依不舍的从车窗里探出小脑袋。

    此刻慕容雨眼中,没有其他任何人或者景物,只是转头看着越来越远的项少龙。

    “嗯,要不要再下车聊一会?”

    也许是受不了车厢里凝重和带着悲伤的气息,坐在旁边的军刀忽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在我心里足矣。”

    慕容雨擦去眼泪,决然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军刀没说话,已经看不到项少龙了,宝儿也安静下来,只是呆呆的看着车窗外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